当前位置:主页 > 专利中心 >她们在舞台上走出乡愁新竹的菲律宾移工选美 >

她们在舞台上走出乡愁新竹的菲律宾移工选美

她们在舞台上走出乡愁新竹的菲律宾移工选美

身处台湾,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。

男生32人,女性30人,共62名来自台湾各地的参赛者, 以及前来加油打气的菲律宾友人,四周几乎没有台湾口音,放眼所及全是菲律宾脸孔。大伙兴奋的拿起手机直播,跟远在菲律宾的家人朋友通话连线。

参赛者现场上妆。也有不少人找来朋友帮忙整理妆髮。

这场选美比赛,由来自菲律宾沙画艺术家马力欧主办,他原名Mario Subeldia。原本只是一位普通的菲律宾外藉移工,利用在台湾工作下班后的苦练,成为台湾史上第一位获得街头艺人头衔的菲律宾人,同时更在2018年获得文化部认证之外籍艺术家,能以艺术家身份继续留台从事创作。

马力欧及其艺术团队曾于去以10月21日所策划的「第一届和第二届艺术与时尚:公益愿景计划」,结合菲律宾移工喜爱的模特竞赛及公益画作义卖的型式,吸引许多菲籍移工的关注。

一场选美比赛,带来的不只是万众注目的热闹焦点而已,筹办比赛的回馈,也全数捐回家乡,帮助贫困孩童。

4月7日下午12点半,新竹已经是将近30度的高温。新住民团体「菲台姊妹会」的创办人黄琦妮拿起麦克风,用英文说着:「菲律宾是我们的家乡,台湾是我们现在的家。」引得观赛者一阵鼓掌,说到菲律宾时掌声大些,台湾时则小些,那也自然,身在异乡心里所挂才是家乡。黄琦妮细问了场边人来自菲律宾何处,问到有人来自台湾吗?只有我悠悠举手,也似乎没人瞧见。

黄琦妮介绍,菲律宾文化里有特殊的3B文化,分别为Boxing、Baseketball和Beauty,「Beauty」自然是指选美文化。选美的盛行,也许源自于菲律宾曾被美国、西班牙等地统至超过四百年,为亚洲国家中西化最深。在菲律宾从国小开始至国中、大学,甚至乡、村、大城市,几乎都可见选美比赛举办,菲律宾人对选美的极度热衷,唯有亲自见识才能了解。

全身穿着黑衣裤戴口罩出场,是第一套。大伙挤在台前看比赛,表情专注。

初次接触菲律宾选美,看不出门道,我坐在台下第一排,当作观众纯粹欣赏。第一轮比赛由62名参赛男女佳丽,换装马力欧设计的4至5套衣服出场。首轮完全蒙面,无论男女均别上号码牌,穿着黑衣黑裤,并戴上黑色口罩出场,让评审直接以身段、资态及模特儿气质等评分。

第一轮有了大概的印象分数后,再着夏装、休闲装等入场。这些来自台湾各地工厂工作的模特儿们当然并非专业,平日多半从事劳动工作,利用休闲时间苦练体态。不少人是初次参加比赛,女孩们穿着超过十公分的高跟鞋上台,站定于舞台前方时,小腿微微颤抖。还有选手差点摔落舞台,引得全场同时惊叫,只见她身体一抖,双肩一耸,表情满不在乎地看向台上,那态度是:「我可以的,别为我担心。」

男生换穿较有夏季感的穿着。女生也努力展现自信和体态。广场上人潮几乎全是菲律宾人。评审请到各国评审和赞助商。主持人黄琦妮以中英菲三种语言主持。

首轮比赛结束,来自各地的赞助商先颁发奖品给参赛者。穿插菲律宾籍艺人演出,接着男女各留下18人再进行第二轮的赛事。第二轮进行登场时已经约莫傍晚五点,决赛穿着自然更为华丽,最末两套男生着传统服装「巴龙衫」,女生则穿「菲式连衣裙」出场。

首轮比赛结束,淘汰20几人,并颁发赞助奖项。

到这时,选美比赛进行约莫6个小时,我早已经汗流浃背,台下观众热情却丝毫未减。决赛女孩们上台时,台上放起Billy Crawford 的〈Filipina Girl〉,观众们竟然同声欢唱,气氛彷彿演唱会。

决赛奖项公布,男女双方各取前三名颁发奖金,第一名能获得新台币2万奖金及菲律宾医美奖。评审之一的Lana是俄罗斯籍的演员,现居台北,她指出这场选美比赛,脸蛋并非重点,选择身段及气势才是关键。「站上舞台的信心度才是重点。」

夺冠的男孩说,他平日在工厂上夜班,只能靠下班时间训练体态及走步,「真的很难才得到冠军,心里非常非常开心。」他微笑的脸庞还因为紧张而微微抽搐。

第二轮比赛开始,参赛者穿着更为华丽。马力欧以舞蹈方式出场。最后的礼服展现了菲式传统的优雅及美学。男女得奖者都因为气质出众,获得冠军,两人都表示很紧张。

比赛落幕前,一名男子被人以轮椅推至舞台旁侧,那是第一季选美比赛的参赛者,他表情忧郁,眼神坚定的看向舞台。「好多人问我们,办选美募资的钱到哪里去了?以前都是帮助菲律宾需要帮助的孩子和家庭,但这是第一次,有获得帮助的人到现场。」黄琦妮眼眶红了,她边忍住哽咽边说,「他在台湾发生严重车祸,肋骨、胰脏都有受损,是一群菲律宾的朋友,帮忙处理他的伤。」

轮椅上的男子点点头,哭了,马力欧站在他身边摸摸他的头,也跟着流下眼泪。舞台上的参赛者,台下观众全拿起卫生纸,哭成一片。台上《Kahit Ayaw Mo Na》还在放,蓝色的电脑灯光束打在舞台,把整个空间变成像水底世界。

第一季参赛者因为严重车祸受伤,坐轮椅来到现场,现场大伙哭成一片。

「菲律宾是我们的家乡,台湾是我们现在的家。真的很谢谢台湾能让我们有这个地方办活动,更感谢得来不易的今天。」主持人的感性留在最后。一场移工选美,在这天成为台湾土地的文化,也是菲律宾人在异乡的乡愁。

  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