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专利中心 >伊格言:PPT形上学 >

伊格言:PPT形上学

伊格言:PPT形上学

小编碎碎念:啊?PowerPoint的哲学意义?「PowerPoint本体论」?我从来没想过这件事!
  
这是投影片的年代,这是PPT的年代。所有授课教师都与它牢牢地绑在一起,沉到最深,最底了。

是的,虽则身为乡民(不太酸的那一种),但我要说的是PowerPoint,PPT,而非PTT(PTT之形上学是为另一大题,且容后另文再述)。作为一众授课教师最令人髮指的备课恶梦之一(曾几何时,我们被迫做出一份又一份PPT,青春消磨,齿危髮秃,时间在延长着,这不是最后一张了吗?),资料显示,微软公司在1987年以1400万美元收购了PowerPoint及其发行公司Forethought,而自1990年起,PowerPoint便成了 Microsoft Office套装软体成员。值得注意的是,PowerPoint的处女版本亦发售于1987年稍早,但并非Windows版,而是Mac版。

此事具体而微地揭示了PPT的本质:在风格上,它的核心是图表,是「视觉化」;而这正是它原属Mac OS系统原生程式的主因。它当然与早期的Microsoft全不般配;它搭上的是麦金塔系统图形界面的风潮──不,或许那不该单单以一「风潮」称之,因为后来的历史我们如数家珍──九〇年代,麦可‧杰克森还能跳,Mac还像只无头苍蝇,而图形界面被Windows系统袭用之后跃居主流,Windows 95、98等明星产品接棒称霸作业系统市场,苹果公司则一脸茫然,直至iPod时代才鹹鱼翻身。于是,整个漫长的90年代后半与21世纪初,叛将般的PPT伴随我们长大,直至今日。我总开玩笑地想,这时候是否该有人附耳对PowerPoint说声「莫忘初衷」呢?(喂,PowerPoint,不要忘了你原来的身份呀!加油,好吗?)

近日脸书观文,杨照提到了PPT此项演说或授课配备,评价是负面的。他以美国记者Malcolm Gladwell针对PPT的深度报导(其结论为,PPT正在使美国人愈来愈笨)为材料,述说对PPT的观察:首先,PPT对图表与视觉化介面的强调加重了听众的视觉依赖,也因此听众并不真正有感于自己「听」到了什幺论述;而仅仅专注于自己「看」到了什幺。其次,由于上述习惯,听众们遂懒于自行(于笔记本、于脑中)对听讲内容进行初步整理,而过度依赖PPT所给予之重点提示。PPT演讲者所事先「规定」的重点被强制植入了听众的脑海中,是以,当听众养成此种依赖习惯,则听讲之歧异性将被大幅取消。这使演说者与听讲者无法如「前PPT时代」去「合谋」完成一场类似作者与读者共同创造的旅程──它使得听讲变轻鬆了,变简单了;也因此而同时使得可能存在的激荡与思想火花熄灭了。

我完全同意。这同样是传播学者麦克鲁汉那句经典名言「媒介即讯息」(Media is Message)的最佳注脚;媒介总有自身之特性,而其特性则相当程度决定了内容。我自己也是个少用PPT的演讲者──少用,但并非完全不用。我认为有二件事与Gladwell和杨照所提的概念相关:首先,PPT确实如此,这近乎着毋庸议,但这正是因为,PPT原本就是一套商业软体,它的主要目标原本在于说服客户购买自家产品或服务(喂,老兄,你看我们的无人飞机杀人机这幺棒,快买个几台吧?),而不在提供思索。相反地,PPT恨不得取消客户脑中的任何思索。易言之,PPT的目的确实在于洗脑,而非邀请受众参与一场精采绝伦的思辩。我们亦可如此推论:当一位希望与听众共同思索、或传达一段深刻曲折之思辩过程、或专注讲解某些细节(例如小说、例如绘画、例如装置艺术、例如电影美术、例如场面调度──作品之细节对它们何其重要)之讲者使用PPT时,他即是偏离了PPT原初设计概念的航道。他把PPT用在了原本不属于PPT的地方。

此其一。第二,你不觉得Gladwell对PPT的评论听来十分耳熟吗?你不觉得那和「电视使儿童变笨」的说法不谋而合吗?是的,那正是「视觉化」的原罪,若说电视影像部分剥夺了儿童锻鍊想像力的机会,那幺同样身为视觉化大军之一员,PPT会使受众懒于思索,简直理所当然。但回到第一点;这其实正中下怀,它当然宁可受众不思索──究其实,它是个道地的催眠程式(买吧!买吧!快下订吧!),而非优良教具。

如此说来,PPT果真一无是处?非也,非也,在此,我们有本位主义的嫌疑──PPT最适于推销,并非全然适用于教学,这固然是事实;但山不转路转,它也并非「不可能」用于教学。方法不难,只要不被PPT约定俗成的「风格」制约即可。PPT的「风格」是什幺?当然,如上述,是图表,是「分项要点」,是视觉化。换言之,我们所应有的信念是,不要害怕做出一张满满都是字的PPT──儘管那令人直觉上感觉「这不是PPT」。我之所以知道有人这样想,是因为我曾被搞不清楚状况的演讲主办单位修改过PPT──他们并无恶意,但在收到我一张张塞满文字的PPT之后,便自动自发好心将之「修正」成了分项要点的模样。我事先并不知情,遂傻在当场,极力保持镇定,变身hold住哥,单凭记忆千辛万苦hold住全场,一身冷汗。天知道我讲的是小说,是艺术,理论上任何形式之艺术均极依赖细节之经营;而在发现PPT被「分项要点化」之一瞬间,我失去了所有细节。

Welcome to the PPT world。这就是PPT世界,PPT之形上学,PPT之本体论。它在乎的是推销,不在乎细节,不在乎思辩,理论上,甚至也不怎幺在乎可能的逻辑。它有时好用,但它人如其名,「有力的点」(PowerPoint)或许即是它唯一的关切。除了「媒介即讯息」之外,这尚且点醒了我们,切勿试图以PPT呈现一切。不是所有内容都适于被如此「present」的。教学有重点是好事,但我们终究得小心被PPT「改变」或「形塑」了的那些部分。对了,我忘了说,首款Excel原本也是为了Mac OS系统开发的──说到这里,我们应该不再感到意外了,是吧?

伊格言:末日许愿►►►鬼是命运的隐喻►►►伊格言:一起耍笨►►►
作家介绍:伊格言►►►   
上一篇: 下一篇: